当前位置:主页 > V懂生活 >佔领巴洛格宾集会‧製15棺材为莱纳送殡‧绿色盛会:象徵赶走稀 >
佔领巴洛格宾集会‧製15棺材为莱纳送殡‧绿色盛会:象徵赶走稀
上传时间:2020-06-17点击:961次
佔领巴洛格宾集会‧製15棺材为莱纳送殡‧绿色盛会:象徵赶走稀(彭亨‧关丹23日讯)“24小时佔领巴洛格宾"集会的主办单位特地製造了15副各个种族的大小棺材模型,以便连同莱纳稀土厂模型一起焚烧,意味着莱纳稀土厂一旦运作,全国人民,不论男女老幼或任何一个种族,都只有一个下场——进棺材!一名志工说,“如果最后还是赶不走莱纳稀土厂,那幺躺在棺材内被焚烧的,就是马来西亚人民了。"这15副棺材中,12副是大型棺木,3副是小型棺材,这意味不只是大人会遭殃,小孩也会因稀土辐射毒害而受害。绿色盛会宣传主任李健聪受询时说,棺材最直接代表的意思就是死亡,现在莱纳稀土厂已设立,只是还未操作。环保材料製棺材“如果稀土厂真的操作,所带来的辐射,不只是会影响当地人,甚至会影响全马人。"这些棺材都是用纸皮製成的,有些是四方形,有些是棱形,分别由黑布和白布裹着,还有花球,象徵着大马各个种族的棺木。“製作这些棺材其实有难度,因为要让纸皮出现形状,但是花费不大,因为纸皮都是环保材料,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买黑布和白布。"製作棺材确有难度,志工试过很多次,花费约一週的时间才完成这个工作。“这些棺材模型,会在週六晚上,连同莱纳稀土厂模型一起焚烧,象徵我们要赶走莱纳稀土厂的决心。"全马支持者资助自宣布举办“24小时佔领巴洛格宾"集会的消息以来,绿色盛会就不断接到来自全马各地的支持,主动捐款或资助其他用品。绿色盛会委员潘家耀指出,集会宣布后,他们不断接到民众的询问,有甚幺需要提供,他们愿意无条件提供。这项佔领活动会需要许多海报、横幅、字画、旗帜,更需要一些竹竿,所以各地都有人或单位主动报销。他形容,其实所有的筹备工作都在这一个月内进行,从砍竹竿,画海报和横幅等等,都是志工们主动动手做的。他们没有计较时间和劳力,自动献身协助筹备。“如今,我们可以看到巴洛海边,甚至是附近的居民都挂起一些横幅和字画,这都是民间抗议的声音,我们要求政府正视这个问题。"逾百联邦后备队员候命“24小时佔领巴洛格宾"集会的重头戏,也就是週日早上直闯莱纳稀土厂大门口请愿活动,警方已加派人手到格宾驻守,包括联邦后备队也受召到场随时候命。记者週六早上在东海岸大道的甘孟休息站,发现数辆联邦后备队的车队及百多名队员,据知这个车队就是为了佔领活动而来。在今年2月26日的绿色盛会2.0集会中,警方也派出了联邦后备队到关丹驻守。当天的集会和平结束,也没有看到联邦后备队队员的身影。然而,与226集会不同的是,佔领集会者準备“直闯"莱纳稀土厂的大门口。黄德:保证和平集会全国绿色盛会主席黄德说,226集会完全呈现和平集会的现象,参与民众和警方没有暴力冲突,只有尊重。他对参与的民众有信心,也对关丹警方有信心,保证这次一定是个和平的集会。对于有联邦后备队及更多警力到格宾驻守,黄德认为无所谓,更不用害怕。“如果执勤的警员有戴上名牌和警员编号,就更安全。"他也说,就算警方週日可能会封锁通往莱纳稀土厂的主要道路,但绿色盛会自有安排,他保证这是一场和平及安全的集会。为稀土厂哭1个月新山夫妇赴会一对来自柔佛州古来再也的夫妇,自428前听闻莱纳稀土厂的存在后,对此发展计划感到非常难过,妻子还为此哭了超过一个月。这次,他们决定化悲伤为行动,带领3个小孩一同参与“24小时佔领巴洛格宾"集会。丈夫梁志明披露,由于他不熟悉关丹的路况,350多公里的车程,他们却耗了将近7小时才抵达。他们将逗留至週日12时活动结束为止。妻子王爱月提及,以前为了让孩子获取新加坡文凭,一心只想把孩子送出国读书,却忽略了本地发展工程将祸害下一代的危机。“为了此事,我伤心痛哭了一个月,最后决定开始关注事情的发展,全力支持这次佔领巴洛活动。"巴生男子号召朋友参加来自雪州巴生的钟嘉信说,虽然他住的地方与莱纳稀土厂有一段距离,但不管身处何地,大家同样是大马人,所以没有人可以忽视这个课题。“巴生和关丹看起来很远,可是我们都是大马人,莱纳稀土厂设在关丹,不代表其他地区的人民可以漠不关心。"“政府应该在发展与环保之间取得平衡,而不是以利益为主,罔顾马来西亚的环境安全。"他披露,他与朋友一同前来支持这场佔领活动,且不断透过面子书向网友分享现场资讯,是希望可以号召更多人前来参加。志工:为后代赶走莱纳“24小时佔领巴洛格宾"集会的志工来自各大种族。巫裔女志工伊拉(38岁)与华裔丈夫邱先生(42岁)受访时指出,他们育有两名孩子,为了保护孩子及后代,他们积极参与反稀土运动,希望尽最后一份力,把莱纳稀土厂赶出大马。从事废料再循环行业的邱先生指出,环境公害是国际社会极度重视的课题,而稀土厂对人民健康及环境所带来的破坏,这绝对是无法预料的。“我希望政府聆听人民的心声,接纳人民诉求,以人民的健康为考量,取消稀土厂计划。"吉打4人乘车9小时挺活动来自亚罗士打的陈湘荣(70岁)与太太及两名好友4人,从上週五晚10时乘搭长巴,经历9小时的车程才抵达关丹,全力支持佔领行动。“我们参与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坚决反对稀土厂计划。虽然卫生部长廖中莱强调稀土废料会运出国,但是我们都知道联合国条例已禁止稀土废料运出国,他们说的都是谎话。"绿色小兵售T恤筹经费挺环保运动组织“绿色小兵"创办人陈宝平(64岁)移居关丹多年,太太的工作地点距离稀土厂不到3公里,是面对辐射性废料威胁的高风险範围,因此,他积极投入反稀土运动,保护家人。拥有2700名面子书会员的“绿色小兵"(Pahlawan Hijau),会在巴洛沙滩摆卖衣服,以筹募“绿色小兵"的活动基金,声援各地的环保活动。衣服售价为20令吉。陈宝平披露,他们与绿色集会的诉求相同,即莱纳稀土厂必须撤离马来西亚。他们以“辅佐"的角色,支援绿色集会主办的佔领活动。“我们是一个全国性的组织,主要是透过面子书组织力量,会员以年轻人为主。"“绿色小兵"也是绿色集会的成员之一。“目前有10名关丹会员在巴洛沙滩协助活动进行,相信人数将持续增加。"徐祥强质问廖中莱废料运去哪被冻结党籍的马青英德拉马哥打区团团长徐祥强,週六以个人身份出席“24小时佔领巴洛格宾"集会,并当场质问:马华彭亨州到底是不是支持稀土厂?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指稀土废料将运出国,那到底是运去哪一国?“马华彭州分团秘书梁捷顺投诉我参与反莱纳稀土活动,令我被冻结马华党籍,那就表示,马华彭亨州是支持莱纳稀土厂的。"他声称,他参加的每一场反莱纳活动,都是独立团体主办的,而不是马华纪律委员会所指的反对党活动。“我想问,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这些组织是属于甚幺团体,为甚幺硬要为我套上支持反对党之名。"週六上午,徐祥强与3名马青关丹英德拉马哥打区团执委梁文杰、梁年佑和冯锦财,一起到巴洛PelangiBalok Resort给予主办当局支持。他说,虽然不再以马青的身份前来,但是他反莱纳稀土厂的立场还是非常鲜明。“今天我以个人身份来监督马华,看他们打算如何处理反稀土课题。廖中莱说要把稀土废料运出国,但却没有讲明到底是要运去哪里。"他也指出,国会稀土问题遴选委员会根本就是在为莱纳稀土厂背书,形同莱纳稀土厂的代言人,为该厂打开方便之门,以获得临时营运执照。徐祥强也指出,他週日会带着家人一同到格宾参与到莱纳稀土厂的和平请愿。安娣亚眉感叹关丹人反应淡428出言阻止警方打人而被逮捕的“安娣亚眉"涂亚眉披露,她会从週六中午起,24小时露宿巴洛沙滩,全力支持反稀土厂的“24小时佔领巴洛格宾"集会。“我还没想到去哪里睡,我会一直待在这里,如果累了就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她说,她週六一早就跟随绿色集会的成员来到巴洛沙滩,协助他们布置场地。对于现场人潮稀稀落落,她感叹地说,关丹人口超过70万,但当地人对莱纳稀土厂的反应却非常冷淡,唯有靠外地民众前来支援。“关丹人喜欢吃冰,所以特别冷,不关心当地发生的问题。"她提及,她从吉隆坡搬来关丹居住超过21年,但当地空气污染却越来越严重,她不时嗅到药味及鱼腥味。“我的皮肤有时会很痒,情况比在吉隆坡生活时更糟。"她举起手掌让记者查看,声称指甲凹陷也是环境长期受污染所致。访问期间,安娣亚眉不断询问记者有没有地方落脚,有没有携带足够的食水等问题,她还说,“如果遇到问题,记得跟我讲,我还可以的(体力)。"她披露,她很开心看到年轻人参与社会运动,但年轻人只需要站在队伍后方就好,前面由我们这些老人“开路"。“我们还有能力站在前面,而且警方也不会对我们怎样。"‧2012.06.23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