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V懂生活 >【医展身手】中医蜂疗师(上)外婆引路爱上中医何应隆把蜂疗带入 >
【医展身手】中医蜂疗师(上)外婆引路爱上中医何应隆把蜂疗带入
上传时间:2020-06-12点击:126次
【医展身手】中医蜂疗师(上)外婆引路爱上中医何应隆把蜂疗带入(吉隆坡讯)从小何应隆就对医生一职充满憧憬,因为他父亲在槟城中央医院任职厨师,因此看?医生如何抢救病人就是他从小最常接触的画面。无独有偶,他的外婆是一名在杂货店驻诊的平民大夫,看着病人一个接一个走进来向外婆求助,然后欢喜离开的画面也深刻烙印在他脑海里,因此究竟该往西医领域前进,抑或走入中医这片浩瀚学海一直是他年轻时最挣扎不已的难题。爱子心切的父亲理所当然希望儿子选西医,甚至不断告诫他读中医没出息,唯有学西医才有前途,可是在何应隆的小小心灵内却认为,崇尚自然疗法的中医也许会更好。结果在一次偶然机会下,他亲眼见识外婆用了3天时间以及仅用番薯叶辅以黑糖,就轻而易举解决了困扰他多年的手肘毒疮,因此他下定决心走入中医领域,不仅成功在中医领域发光发热,甚至还在目睹蜂疗治癒多种疾病后,奋然向蜂疗权威房柱教授学习。他首开先河,将欧美及中国盛行的蜂疗引入大马,再根据中医理论研究出一套综合性有机蜂疗法,让更多病患的病情获得解决,特别是一些难以治疗的病症,如癌症、风湿、糖尿病及腰椎间盘突出等疾病。外婆偷学医成民间大夫也是马来西亚唯一一位持中医师兼蜂疗专家资格的何应隆来自北马槟城,惟多年前已举家迁往吉隆坡并在都市驻诊,他向本报记者细述当初学医的起因,以及历年来学医及生活点滴,并谈及为何钻研蜂疗这领域。“还记得那时我爸在槟城医院负责清理工作,并张罗医生的伙食,每次医生会通过小窗口告诉爸爸想吃些什幺,然后就由爸爸负责去处理,有时我也透过小窗口窥看医生动手术的情况,那时看到医生们又是刀又是锯,必须出动如此多的医疗用具,但反观外婆只是用些草药就解决了病人的问题。”何应隆指出,其实外曾祖父是中医,但他却不曾见过这位老人家,而外婆却是典型的“民间女大夫”,因为在当年有?传子不传女的传统思想,所以外曾祖父宁愿把家传中医秘籍传授给养子,也不愿传授给亲生女儿的外婆。他提到,好学的外婆却冒?被打的风险从旁偷看,用心揣摩,也在放牛时趁机接触生草药,因此在嫁给外祖父并来马定居后,就在杂货店里为街坊义诊看病,而病患有时也以送食物等聊表心意,因此外婆就如同古时的民间大夫。手肘毒疮 逢10月痛彻心扉“自小我就是纯阳体质,甚至在出世时护士也说我的身体好像火炭般烫手,因此在我4岁时左手手肘突然出现一个好像5角钱大小的毒疮,每年一到10月因气候炎热就会发作,每次都痛彻心扉,之后就需要去给医生动手术,取出一粒犹如黄色玻璃球的毒疮,隔年又会发作复动手术,儘管每次都有局部麻醉,但仍是痛得要命,最惨的是必须每年依时处理,不知不觉5年就过去了。”他指出,就在8岁那年,一家人前往外婆在槟城浮罗山背的住家过夜时,毒疮又发作,当时外婆一看就知道是怎幺一回事,她还说这是小儿科,并拍桌写包单说只需3天即可以处理好,当时父亲很怀疑,并觉得不可思议,但既然来了就姑且一试。“于是外婆採了一些圆头的番薯叶,这和一般的番薯叶不同,然后加上一些黑糖,捣碎后就敷在我的手肘毒疮上,再用塑胶袋包扎避免水分流出,同时也把自家种的黄番薯加黑糖熬煮给我吃。”他说,第一天他没什幺感觉,可是第二天包扎处就传出一阵阵臭味,当时他也没去理会,可是第三天夜深人静时,他却突然痛得醒过来。“外婆看过后,安慰我别哭继续挨过去。翌日早晨一拆开包扎纱布,立刻就跌出一粒玻璃珠般的毒疮,父亲看了后说没什幺大不了,毕竟之前西医也是如此处理,可是在经过外婆治疗后,第二年开始我的毒疮就再也没有发作,至今只留下一点点几乎已看不见的疤痕。”事与愿违念中医一波三折 长大后,何应隆有次在阅读医典时,才发现到一本偏方大全,里头记载了番薯有生机拔毒之功效,若以现代医学研究,番薯及叶子有活性成分,并且有70多种氨基酸可活化细胞并消炎,而按照中医理论,毒疮其实是血热不通造成,难怪平凡的番薯和叶就可以解决多年难治的毒疮。“最可惜的是外婆不识字,无法把案例记录下来,否则我相信所流传下来的资料可解决更多疑难杂症。不过也正因为外婆的这件事,让我下定决心要往中医这条路走,儘管父亲坚决反对,但在看到我的坚持下,还是让我忠于自己的选择。”可惜愿望与现实总是有差距,结束青涩少年岁月,再待中学毕业后,何应隆本来已决定前往攻读中医,却发现家里无法负担学费,于是只好暂时搁置理想,从槟城来到吉隆坡报读师训,毕业后就在一所华小担任教师,但因?对中医的热忱,他选择半工读方式报读本地一所中医学院的夜校课程,不断进修中医课程,直到经济能力许可后才前往中国湖北中医学院深造,最终考获针灸内科学士学位。获选中国蜂疗分会副会长多年来儘管忙碌治疗,包括在槟城伊甸残障机构服务等,他仍不断进修,至今已通过自修荣获双博士学位,即斯里兰卡大学的顺势疗法博士以及印度自然医学博士学位,而2001年他的论文更在韩国大邱国际蜂疗学术研讨会夺下银奖,为国争光。“我1990年开始行医;1999年,我在中国接触蜂疗后,发现它对于多种疾病有非常好的疗效,因此就向蜂疗权威房柱教授学习,并于2001年正式把蜂疗包括蜂胶引入大马,而我所使用的是意大利蜂,辅以中药喂食,中和毒性,适合用在人体。”他说,其实蜂疗在中国已有一段历史,今年4月22日在中国民族医药学会蜂疗分会上,广州中医药大学针灸康复临床医学院李万瑶教授当选首届会长,而他也获选19名副会长之一,更是唯一一名来自海外代表。蜂蜜─俄罗斯盘尼西林何应隆指出,其实最早採用蜂疗的是苏联(俄罗斯的前身)人,大约已有百年以上历史,当地医生所使用的蜂蜜是产自高加索山区的蜜蜂,品质极佳,医生发现蜂蜜可在伤口处形成密封空间,从而让伤口消炎及癒合,并且不留痕,因此蜂蜜也被称为俄罗斯盘尼西林,鑒于俄罗斯与中国医生交流甚密,这项疗法也流入中国医学。“在中医理论中,一针二推三用药,其中蜂疗中的蜂针结合了针和药的功效。蜂毒的主要成分是蜂毒素(melittin,MLT),它的功效是通经活血,这对治疗癌症非常有效。此外,它也能消炎止痛,比止痛药的效果更好。”他举例,过去他的一名病患因静脉扩张造成痔疮问题,由于蜂毒也有缩小瘤体的功效,他于是採用蜂疗,治疗后病患前往医院做扫描,结果发现效果显着,因此说蜂疗是现代医学明日之星也不为过,目前国内的蜂疗受到马来西亚辅助疗法学会(Malaysian Society for Complementary Therapies,MSCT)的管制。 感恩聂欧马教授 助学顺势疗法他说,在马来西亚也有蜂疗协会,成员都是西医,儘管他已多次写信申请加入,但至今仍没有下文。“我认为医学应该无分国界,多年前我和同学欲学习当时只限于某族学习的顺势疗法,起初并不获允许,庆幸获得当时师长即聂欧马教授的鼎力协助,开放机会让我们投入学习,最终从时任吉兰丹州务大臣也是已故伊斯兰党精神领袖拿督聂阿兹手上获得顺势疗法的毕业证书。”何应隆指出,聂欧马教授是一名医术高明及有?开明思想的医师,他也是马来西亚第一位将顺势疗法开放给各族学习的教授,只可惜在3年前逝世了。【Profile】49岁,槟城人,现居吉隆坡,毕业于中国湖北中医药学院(现为中国湖北中医药大学),本科为针灸内科,为马来西亚华人医药总会注册会员。1990年开始行医,曾在槟城伊甸残障机构服务,之后到吉隆坡开设诊所。在中国进修时发现蜂疗对多种病症有效,因此向蜂疗权威房柱教授拜师学习,并于2001年正式把蜂疗技术引入大马。他也是斯里兰卡大学顺势疗法博士及印度自然医学博士,2001年所撰写的蜂疗论文在韩国大邱的国际蜂疗学术研讨会上荣获银奖,今年4月22日在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的蜂疗分会获选为副会长,也是唯一一位海外华人代表,任期4年。考获两博士修中西医结合专科对于学习总是保持热忱与兴趣的何应隆,除了拥有两项博士学位以及针灸内科学位,对于西医他也有涉足,并于2012年考获在本地开放大学开办的中西医结合医学专科资格,因此儘管身为中医师无法为病患开西药,但他也能掌握西医的用药法则。“之前有病患告知,吉隆坡有养蜂人为病人进行蜂螫,什幺报告如X光扫描等都不看就以活蜂来螫,而且价格不菲,以每只蜜蜂来计算,撇开费用不说,其实那是很危险的事,分分钟会闹出人命。对我而言,医学应该是涉足各方,因此我会从中医及西医两方解决病情。”中药养蜂稳定氨基酸他说,根据《黄帝内经》,血为气之母,气为血之帅,治疗时他会先为病患进行针灸(行气)再放蜂针(活血),若是脊椎问题,他会用脊椎鎗来调整脊椎。“至于肝病,我会建议病患先向西医获取药物控制病情,因为在大马,中医不能开西药,之后才以蜂针为病患治疗,这是一套综合性的医疗方式。”他也说,很多人对蜜蜂感到害怕,但其实蜜蜂从出世到死亡的40天内是充满意义的,在蜂疗中,它们以命换命的方式,让病患可重获健康。“我所用的蜜蜂是意大利蜂,同时以独特配方的中药来餵养,确保它们的蜂针液中的76种氨基酸处于稳定状态,人体不会因进行蜂疗而造成过敏,同时我也要求一名在柔佛的养蜂友人,在其养蜂场另设基地来饲养我所需要的特别蜜蜂。”/良医:何建兴.2016.09.14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